2008年2月20日星期三

戴尾戒

因为妹妹,从小到大,整二十多年来的空空十指,今年终于换上了新貌。除了之前为了应年而擦上的珍珠色指甲油,现在还戴上了尾戒。

这……算是今年,新一年的一大进步。

妈妈说戴尾戒可以防小人。我半信半疑。去谷歌搜索时,果然众说纷纷。

有些人说:“想要防小人不是戴尾戒。因为小人无所不在,没有名字,所以要带无名指才是正确的。”

有些人则说,“如果你很确定谁是小人,就可以戴尾戒防他,但若要防“无名”的小人,就应该把戒指戴在无名指上。”

而我却认为,小人和天灾人祸一样,防不胜防。戴尾戒纯粹只为了手指的美观,和戴耳环没什么两样嘛……


2008年2月10日星期日

珍惜

这几天,常听到一些不好的消息。

某某人的姑妈突然血管堵塞,变成植物人,遗下丈夫和年幼的孩子;某某人突然肾脏衰弱要洗肾;某某人突然心脏病发作,而告不治;某某健康的年轻友人,突然得悉患上血癌,短时间内回归天堂。

心情沉重……人生何其短暂……但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能做些什么?……也还只是珍惜、珍惜、再珍惜!

今年过年期间收到一则很有意思的信息:天使其实常常就在我们身边,但是我们却常常在天使走后才发现。珍惜拥有的幸福,珍惜爱你的人,愿您幸福每一天。

这个过年,加倍珍惜身边的所有人、事、物。想藉着珍惜,进而能拥有久久。

2008年2月8日星期五

过年有感

大年初二晚。没外出。
原本要和朋友去看《长江7号》,可是戏票售空,只能打道回府。

昨晚循例去了几家长辈家拜年后,就没打算再和家人去任何亲戚家。
“现在做什么工作啊?”、“工作薪水会多吗?”、“妹妹都结婚了,几时轮到你啊?”
很累。那种被众人盘问的感觉很差。几回下来,实在精疲力倦!
越来越对过年这回事提不起劲来。

但还是无法否认过年的意义—— 团圆。家人的团圆、朋友的团圆。
对我来说,过年的意义,也只剩下团圆了。

今年幸运地和中学同学联络上了。我们约在年初四会合。
不知道对方现在是什么样子了?
哈~这种感觉还真不错!挺期待的。
愿彼此都会珍惜这难得的缘分。

2008年2月3日星期日

不该这样!

经由一个伊班族同事提起,才注意到这件事情。

原来砂拉越和沙巴的原住民,如伊班族、卡达山族等都面临着极不公平的对待。在任何表格的“种族”一栏上,他们只能在“其他”这个格子打勾勾。或许有些表格中会在“其他”格子旁出现一条线,让他们填上自己是什么种族,不然,他们的身份就只能是“其他种族”。

而相当讽刺的是,他们在砂拉越和沙巴,都可说是较大的族群。那位伊班族同事说,西马和东马在许多方面上的情况都不同。不该把西马的那套,照搬来东马用。但可悲的是,马来西亚独立这么多年了,还是如此……

常听说华人、印度人被马来西亚政府如何亏待了,如何被边缘化了。反观这些原住民呢?他们似乎面对更多的问题。

突然觉得很无奈。没想过要什么一视同仁,但至少不该欺人太甚吧?

惶惶恐恐的日子

你有没有听说有个小孩差点在Bolevard被拐带走?友人紧张兮兮的声音从电话另一端传来。

近来,古晋的治安不知道做么越来越差。前几天我邻居家遭小偷入屋行窃,接着我老公钱包被扒走,而昨晚又轮到我老公朋友的钱包被扒手看上……在家不安全,外出也不安全。能够怎么办?……”

友人感到即焦虑又慌张。想到那个被拐带的小孩,友人就莫名地紧张起来。身为两个孩子的妈妈,她说,她能体会那个小孩妈妈的感受。虽然小孩没被拐带,没有受伤,只是头发被剪掉,但是那场惊吓,可是魂飞魄散。

家,原本是最安全,而且让人可以放心在里面休息的堡垒,如今竟随时随刻都有可能被外人侵入,以致生活过得惶惶不可终日。想到这里,友人觉得自己的精神快要崩溃了。

是世道不景吗?还是我们的教育出了问题?或是社会都缺少了爱人爱己的能力?所以很多人才去当小偷呢?这,恐怕都是原因。

我们的社会实在病得不轻哪!不敢指望警察叔叔来保障我们每一个人的安全,所以自己绝对要自保!用尽可以想得到的方法来保护自己。学防身术、在家装防盗系统和铁花、参与睦邻计划等等都是可行的办法。

虽然这种事情防不胜防,但是若不想做下一个受害者的话,还是一切小心为上策。还是那句老掉牙的话,不怕一万,只怕万一

Advertise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