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6月20日星期六

一张纸

在转发邮件中,看到这篇文字,联想到公公的死亡证书……

出生一张纸,开始一辈子;
毕业一张纸,奋斗一辈子;
婚姻一张纸,折磨一辈子;
做官一张纸, 斗争一辈子;
金钱一张纸,辛苦一辈子;
荣誉一张纸,虚名一辈子;
看病一张纸,痛苦一辈子;
悼词一张纸,了结一辈子;
淡化这些纸,明白一辈子;
忘了这些纸,快乐一辈子!

2009年6月16日星期二

公公离开了

2009年6月14日,星期日傍晚,公公离开了我们……
后来,是老天爷做了选择……选择了B。
因为那天入院后,公公已经没有力气回家了……

从知道消息、守夜到今早的出殡仪式,虽然哽咽,但强忍着泪水,只许泪水在眼眶里打滚。没想到,到了最后一刻,公公要下葬之时,我的泪水顿时决堤……泣不成声。

真的很舍不得公公……但我很清楚这对公公来说是个解脱。公公生前病得很辛苦。他很累了。他要休息了。

公公离开后,年夜饭再也不完整。除夕夜不能拿到公公的红包,也再不能和公公一起吃饭聊天。公公那个家,之后也应该会空置。从前的所有美好回忆也会跟着埋葬。不!不要埋葬。我要把所有美好的回忆都烙印在我心里深处。

公公,我们都爱您!会永远都挂念您的。在另外一个世界里,要好好过。要安息。

2009年6月13日星期六

残酷的选择题

今早,紧急地送公公进院后,医生给我们出了一道残酷的选择题:

A. 让公公在家里往生
B. 让公公在医院里往生
C. 让公公安乐死

在场的妈妈、堂弟和我听了之后,顿时发愣、沉默、心情异常沉重……我们能拿什么主意?……之后赶紧联络爸爸、二叔,把消息告诉他们。

目前,公公的癌细胞已经恶化、肾功能衰退。他一脸倦容,手脚冰冷,连拿起杯子喝水的力量都没有……大小便也不能自理。

早上,公公还不愿意到医院……妈妈和我还花了好一番唇舌,才说服他去医院。之后,还要堂弟过来帮忙搀扶公公。

开车送公公去医院的路上,常常用望后镜注意公公。他疲倦不堪地躺在后座,感觉他张开眼睛都很费力……妈妈、堂弟和我很不安……我们紧盯着公公,一发现他合上眼睛,就赶紧叫醒他,不让他睡觉。当时我多害怕!我尽量踩油,想尽快赶到医院,可是却偏偏不巧遇上一连几个的红绿灯。心脏怦跳到身体微微颤抖,呼吸也很急促,不能自已。幸好,公公到医院时还是清醒的。

公公的血癌,在约一个月前诊断出来。他体内的白血球超标,而且有一直增加的趋势。当时,正是婆太往生后的几天。医生说公公年事已高,不能再接受化疗。一切只能听天由命,或许会有转机。事到如今,公公一天比一天衰弱……进出医院的次数越来越频密,背部的一个大伤口,也越来越大,不能痊愈。

看见公公一天比一天消瘦……从吃饭到现在只能吃粥水,心里不知受了多少次的冲击……因为爸爸和叔叔得上班,上班时间较自由的我,常常被安排和妈妈一起载送公公进出医院或留在医院照顾公公。看见护士一次又一次地把针孔插进公公瘦削的手,除了心疼、无奈之外,只能叹息。

刚才,医生很无奈地说,公公已经病入膏肓……输入的血液一次比一次快消耗掉。血液很宝贵,她不得不决定这次是给公公最后一次的输血机会。

不输血,公公就难以维持生命。医生的这道选择题,字字都像针一样,刺进我们的心里。爸爸、叔叔,还有二叔公和小叔公商量后决定选择A。

虔诚祈祷还有D这个选择,D就是期待奇迹出现。

2009年6月3日星期三

挑战幸福的问号

又一个朋友注册结婚了。
很喜欢收到朋友结婚的消息。
觉得搭上幸福的列车,是一件无比高兴的事。

红色炸弹,也是甜蜜炸弹。
炸开时那浓浓的爆炸味,
不是刺鼻的硫磺味道,而是甜丝丝的杏仁巧克力味道。

闻其味,就想到杏仁的香脆爽口,还有巧克力那香滑即溶的口感……
啊!人间一大享受。

结婚的感觉,是不是和吃杏仁巧克力的感觉一样呢?

很多人都说“看你的命”。
如命好,嫁对人,下半辈子就享福了;
如命不好,嫁错人,下半辈子就有够受得了。

看来,要不要赶上这班列车,还要扔一扔钱币来决定。
乘搭列车与否,幸福与否,
原来是在挑战幸福的问号。

Advertisement